首页 > 政策理论 > 政务新闻

美国有望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美企看好“一带一路”机遇 作者:郑青亭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1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中国的智能电网、高铁等基础设施有望进入美国,而更多的美国先进技术、设备和关键零配件也可能进入中国。另外,美国企业可以借助“一带一路”进入更广阔的国际市场,与中国企业拓展更多第三方合作。

 

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亚洲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达到8000亿美元。(资料图)

 

  作为十九大之后访华的第一位外国元首,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开启的中国之行备受关注。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将会在特朗普总统访华后加速进展。”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在10月31日的“中美经济合作与‘一带一路’论坛”上指出,中美经贸关系将在未来五年发生从量到质的变化。

  在贸易方面,魏建国认为,中国不仅会继续增加从美国进口的传统产品的规模,如大豆、飞机、牛肉、燕麦、奶酪、猪肉等,还可能会增加购买美国的先进产品和服务,主要涉及生命科学、新材料、新工艺等,以满足中国中产阶层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在投资方面,魏建国认为,我们将以创新理念跟美国同行一起,开展在航空航天、新能源、智慧城市等方面的科学研究,这将是中美未来合作的广阔领域。

  魏建国强调,在贸易上,中国不仅从美国进口会增加,而且从全球的进口都要增加。“未来五年,中国进口的增长率将以五到六个百分点高于出口的增长率。”他指出,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进,进口对中国来说更加重要。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以及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战略的推进,中国将不断增加进口的规模。

  “中国将全方位开放。”魏建国强调,中国将会逐步放宽对金融等领域的限制。近日,商务部等13个部委联合印发通知,向全国复制推广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形成的首批典型经验和模式。“这个通知主要是要加大自贸区建设,特别是推动金融和财税领域的开放。”

  魏建国称,美国虽然已经放弃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但应该着眼全局,希望美国能够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能够参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并尽快促成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的达成。

  美国有望超过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魏建国预测,美国今年有可能会超过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欧盟是我们连续9年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按照今年前9个月的贸易增速推算,美国将在今明两年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他认为,通过特朗普的访华之行,中国的智能电网、高铁等基础设施有望进入美国,而更多的美国先进技术、设备和关键零配件也可能进入中国。另外,美国企业可以借助“一带一路”进入更广阔的国际市场,与中国企业拓展更多第三方合作。

  实际上,美国企业早已盯上了“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巨大商机。在当天的论坛上,安达集团董事长兼CEO的埃文·格林伯格(Evan Greenberg)表示,在“一带一路”倡议指引下,中国公司正在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安达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为它们保驾护航。

  今年是安达保险进入中国的第120年。1897年,安达集团下属公司北美洲保险公司在上海指定扬子保险公司作为其在中国的代理人,成为首批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保险企业公司之一。如今,安达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上市财产及责任保险公司。

  兼任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的格林伯格认为,十九大报告重申中国将进一步推动经济改革并继续对外开放,这不仅符合中国的利益,也将让更多的外资企业从中受益,特别是金融服务行业的外资企业。

  “当前外资保险企业在中国市场份额差不多2%-5%。外资保险企业有着丰富的经验和知识,可以对保险行业的发展发挥重大的作用,因此对于国家的建设也能做出巨大的贡献。”格林伯格说。

  而对于特朗普反复强调的对华贸易逆差问题,格林伯格表示,在中国对美的出口产品中,有很多产品的零部件实际上是在别的国家生产后运到中国组装的,“把这一部分贸易计入贸易逆差其实是不正确的”。“如果按照附加值计算,现有的贸易逆差规模至少要缩小一半。”

  对于中美两国在“百日计划”后的合作潜力,格林伯格认为,“百日计划”更多的是两国政府建立理解、相互信任的过程。现在,两国正在推动的“一年计划”还处在没有定性的阶段,这对两国企业来说是不利的。

  “我们希望通过特朗普访华,中美企业可以宣布一些新的合作计划,进一步建立双方的互信和合作氛围,期待有一些成果性的框架,让双方对未来愿景建立共识。”格林伯格还表示,希望两国能够达成一个高水平的BIT,让中美企业增加对彼此的投资。

  “一带一路”资金缺口巨大,需充分调动国际资本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指出,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测算,“一带一路”地区每年所需的基础设施投资在1.5万亿美元左右,年度总投资需求在5万亿美元左右。另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亚洲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达到8000亿美元。

  在巨大的投资需求面前,实际的投入是相当有限的。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直接投资为145亿美元。马骏指出,再加上大约为这个数字几倍的中国各类金融对“一带一路”地区的年度新增贷款量,中资机构在“一带一路”的投资和贷款量还是相当有限的。

  “未来五到十年,要在‘一带一路’地区实质性地拉动基础设施和其他投资的增长,必须要积极动员和有效利用全球的金融资源。”马骏说。

  至于全球有多少金融资源,马骏研究发现,包括保险公司、养老金、大的基金管理公司在内的全球机构投资者总共持有100多万亿美元资产,但只有百分之几的资产被投资于基础设施,而投资于“一带一路”上的基础设施就更少了。

  马骏认为,这说明国际资本在进入“一带一路”地区还面临许多障碍。比如,国际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对“一带一路”的融资需求缺乏解;很多“一带一路”国家还不在这些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服务范围内;适合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一带一路”金融产品十分有限。

  如何克服这些障碍?马骏提出以下建议:应当充分动员香港、伦敦、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的资源;打通“一带一路”项目对接的信息渠道;开发适合“一带一路”国家的风险管理产品;开发符合机构投资者偏好的、有合适流动性的金融产品,使得国际资本能够全面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在吸引国际资本参与的过程中,安达集团执行副总裁、安达国际财险部总裁Juan Dandrade提出,“一带一路”沿线的风险也不容忽视,包括政治风险、经济风险、监管合规风险等。“所有这些风险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通过良好的保险机制进行规避,所以,中国公司在‘走出去’时一定要找到合适的全球伙伴公司,帮助他们应对这些风险。”

  魏建国强调,中美应该联手开拓第三方市场。比如,中电投公司已经联合美铝在几内亚合作开发高品质的铝矾土,双方已共同投资400亿美元,准备为此建造三条铁路和五个港口。“中美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5个国家、93个港口和城市中合作的机会太多了。”